童靴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童靴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六旬受灾租户2天不敢开口要床被子冻得瑟瑟发抖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12:33:48 阅读: 来源:童靴厂家

连续两天,62岁的受灾租户唐明宽站在同晖社区对面的走道里,犹豫不决。他想到对面的社区里去,向工作人员要一床救灾棉被,用来替换火灾当晚别人给的、已经被雨水打湿的被子。

“我不好意思说。”唐明宽的脸皮有些薄。过去两天,夫妻俩蜷缩在一个停用工厂透风的房间里,盖着湿冷的棉被瑟瑟发抖——那里连一盏灯都没有。

可是,比较一些在他看来更可怜的人,唐明宽觉得,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了。他还计划着重新找了房子,就回四川老家陪儿子过年。

唐明宽望着被烧毁的住处很是难过

如今唐明宽住在一个没有灯的小黑屋里

社区前踌躇的受灾租户

昨日下午,在福州后洲街道眀晖社区,唐明宽站在人挤人的社区大门对面走廊里,看着里面的动静。

“我没有被子。”唐明宽说,他来了两天,看见有租户从社区里领了两床救灾的被子回去,自己也很想要,但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“我不好意思说。”唐明宽说,好几次,他和妻子走进社区了,面对工作人员,想告诉对方想领床被子回去,可是刚要张口,看见工作人员那么忙,便怎么也说不出来,“怕他们觉得我麻烦。”

唐明宽原来租的房子租金每月400元,十多平方米,放个床,没什么家具,衣服用编织袋装了,塞在床底下。从五一南路旁一条巷子拐进去再往右就是他原来的住处,一栋三层砖房已经被烧毁,唐明宽和老婆住在二楼,厕所和厨房则在三层,每天早上,他在家吃了早点出门,做完零工回家,下碗面条,上床睡觉。

唐明宽的妻子在一家饭店里刷碗,每月能有2000多元薪水。唐明宽说,自己62岁了,不想再打工了,可想想家里高中还没毕业的小儿子,还是咬咬牙在福州再待几年吧,等大学毕业的老大也能正儿八经地赚钱了,便可以稍微歇歇了。

火灾当晚摔了两个跟头

回到火灾现场,唐明宽每天上上下下的楼梯已经被烧成木炭,堵住大门,他遗憾连连:“上不去了,不能再去看看了。”

事发当天,唐明宽去福州站买火车票,马上过年了,念高中的小儿子要补习,他总也放不下心,怕没回去孩子会有想法,“过年嘛,总要去陪着他的。”唐明宽对儿子出手大方,念高中的孩子,一个月给一千多元生活费。

火车票没买到,唐明宽空手回到住处,觉得肩膀酸累得很,躺下便睡着了,不知道几点钟,听见一名老乡大喊:“你还在睡觉!火烧过来了!”

他“噌”地爬起来,拖上自己赖以谋生的工具箱,趿拖鞋下楼便跑,出了火场才发现几乎没带什么东西出来,去找妻子的路上,雨天路滑,唐明宽在台阶上摔了跟头,鼻梁上留下个口子。

“那天我一共摔了两次,路太滑了。”唐明宽回忆,有人给了他一床旧棉被,他带着妻子找到五一路附近一个福州朋友,问对方:“我住处烧了,你这有地方住吗?”当晚10时许,夫妻两人冒雨搬进了朋友提供的一个房间,将别人给的凉席和棉被铺在地上,过了一个晚上。

想回到家乡过年

在他的临时住处,记者看到一个撑起的铁架上,铺着床凉席和短小半截的毯子,他人好心捐赠的棉被,在雨夜被打湿,依旧透着潮气,房间窗户破损,立起充当桌子的破旧木箱上,是一根熄灭的蜡烛。

“头一天夜里睡在地上,温度又低。”唐明宽说,第二天他在房子里找到一个铁架,撑开支成了床,夫妻俩最缺的就是一床棉被,因此去社区好几趟,想领一床回来。

昨日下午,社区工作人员得知唐明宽的情况后,核实身份后给他发放了救灾棉被,他借到一辆自行车和绳子,将棉被捆绑住运回了住处。

“过两天得重新去找个房子,妻子住在这边,我回家陪儿子过年。”唐明宽说,孩子会念书,自己哪怕再苦也是要供的,只是妻子工作的地方条件还可以,走了就没那么轻易能再回去了,所以只能让她一个人待在福州。

他本想买2月3日左右回家的票,没想到如今连证件都被烧毁了。“可比起有些人,我又是很幸运的。”唐明宽这样说,有些满足地将自行车往住处推去。

大火致一人死亡

昨日,记者从后洲街道有关人员处证实,坊间传闻的火灾现场有一人死亡属实,据介绍,遇难者为一名93岁老人,女性,从琅岐来福州投奔女儿,没想到不幸在火海中丧生。

记者同时从同晖社区居委会获悉,灾后发放救济款过程中,发现不少社会人士冒充受灾户前往认领,企图骗取救灾物资,不但给工作人员增添工作量,也对受灾户产生了伤害。

社区呼吁,希望市民将救灾物资留给真正需要的人,能够投靠亲友的均先去投靠亲友,实在无处可去的受灾户,社区和街道目前已根据人数安排安置点。

灾后安置工作正进一步进行中。(记者 陈雪芳/文刘兴/图)

立可安跟肠炎宁哪个好

家庭老人常备药

腹部不舒服经常拉稀吃什么

大便腹泻拉水怎么办啊

相关阅读